·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笑话大全、爆笑笑话 >
·愚人类
·儿童类
·校园类
·家庭类
·****情类
·名人类
·军事类
·电脑类
·生活类
·宗教类
·医疗类
·体育类
·酒醉类
·餐饮类
·****类
·交通类
·男女类
·其它类
 笑话大全 > 恐怖故事 

我昨天晚上加班时……


    


  我伸了个懒腰,站起身来。
  实在有点累了。
  为了明天能把计划书交上去,我不得不在公司的电脑上熬到现在——都快凌晨三点了。
  我打了个哈欠,走出办公室的房门,向洗手间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  
  这时,我听到了高跟鞋清脆而有节奏的“嗒、嗒”声。
  这么晚了还有人和我一样也在熬夜?
  我抬头望去,不太长的走廊里有一个白衣女子,长发飘飘地正向右边的阳台走去。
                 
  说到这里,我先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自然情况。
  我们公司在这座大厦的17层,占了整个一层。
  中间是三部电梯,电梯两边是男、女两个卫生间。
  正面是前台,两侧是办公室。
  我是策划部经理,办公室在左侧。
  走廊的两边都是封闭式是阳台,以便于采光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记得很清楚,昨天晚上下班后,同事们都走了,临走时同事业务部经理老张还幸灾乐祸地说:“积极努力哈,明天你能升职做老总。”
  所以,这时不应该有人出现在走廊上——除了我以外。
  而且,她的背影很陌生。
  公司里的女孩子还真没一个有她那一头飘逸的长发。
  那么,就只有一个可能了——她是个贼,女贼!
                 
  抓到贼应该是件很了不起的事。
  所以我决定抓到她,一个夜半女贼。
  ****媸瞩****诺杆俚爻辶斯ァ
  她似乎感到了身后的动静,回过头来——
                 
  天!
                 
  我只可以用惊艳来形容,真漂****囊桓雠⒆影1高挺秀气的鼻梁,淡淡的蛾眉,一双明亮而又清澈的大眼睛,配上丰润的唇,实在是美女啊。
  美女望了我一眼,眼里是冷冷淡淡的飘忽,便继续走向阳台。
  我愣了一下,看着她走进阳台,然后又转身望了我一眼。
  我不由自主地叫道:“哎~~~~~~~…………”
  就在这时,她扑在了阳台封闭的玻璃上。
  然后,不见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大惊失色,以最快的速度冲到阳台上。
  阳台上什么也没有。
  玻璃也完好无损。
  但是她不见了!
  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不见了!!
  是怎么回事?
  她不可能不见了的啊!
  我僵在那里,感觉混身发木,头皮发麻,背后,渗出了冷汗——鬼啊!!我见鬼了啊!!!
  我几乎瘫在阳台上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我缓过气来,胆战心惊地回到办公室。
  我吓得连尿都没了,应该是化成冷汗流光了吧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忽然觉得是不是我刚才做了个梦?
  但是这个梦也太奇怪了点。
  为了怕真的是梦,我在电脑上记下了这件事情,并且在手机的短信息里也记了下来。
  明天醒来的时候,我会看一看电脑和手机里是不是还有这个记录——如果有,就是真的,否则,就是一个真实的梦了。
  我看了一下时间——凌晨三点。
  折腾了半天,我实在是心力憔悴了,我朦朦胧胧地爬在桌上睡了过去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刺眼的阳光惊醒了浅眠的我。
  我看了看表:7:48.离上班的时间还有四十二分钟。
  我舒展了一下酸涩的身体,然后抓过鼠标点了一下。
  电脑的屏幕保护退去,我昨夜赶出来的计划书露了出来。
  我准备再检查一下,就打印出来。
  我一行行浏览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
  结尾处——天啊!是怎么回事?
  计划书的结尾处是一个美女的相片!昨夜那个美女的头像!!
                 
  灿烂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我的身上。但是我却感到我浑身发冷,由骨子里打起了寒战!
  我用发抖的手抓过桌子上的手机,在短信息里,我看到了昨夜的记录!
                 
  昨夜,我不是做梦!!
                 
  我呆呆地坐在那里,甚至不敢移动身体!
                 
  门外传来电梯开门的声音,是同事们上班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勉强打起精神,走出办公室的门。
  “早啊!”
  和我说话的是公司财务部的经理。她是公司最老的职员之一。
  “早!李姐”我总算看到活生生的人了,有点兴高采烈。
  “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,象活见鬼一样!”她笑着说。
  我打了个冷战。
  “哦……我哪有……,呵呵……”
  我想我的神情有点怪异。
  她又看了我一眼:“你没事吧?”
  “没……没事。”我赶紧支吾着说,说完,我就冲进了洗手间。
  我在洗手间里冲了把脸,对着镜子照了照——我的脸色还真难看,双颊苍白,眼圈发青。难怪李姐说我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一整天,我都有点恍恍惚惚。
  下班的时候,我叫住李姐:“李姐,你是公司最老的员工吧?”
  “是啊,怎么了?”
  “我给你看个东西。”我拉着李姐来到我的电脑前,调出计划书的文件给她看。
  我想让她看看那个美女的头像,看她认不认识。
  但是,结尾处什么也没有!
                 
  “你让我看什么?”李姐奇怪地问。
  我张口结舌地呆住了。
  “你怎么了?”那一瞬间,我感到李姐的声音那么飘忽遥远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毛骨悚然。
  “没有了,不见了。”我嗫嚅着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  “什么不见了?你别开玩笑耽误我时间了,我走了。”李姐不悦地转身而去。
  我无力地坐在椅子里。
  是怎么回事?
  我的大脑乱成一团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不知过了多久,有种声音惊醒了迷乱中的我——“嗒、嗒……”
  是高跟鞋的声音!
  我感觉我的脸皮都麻得皱了起来。
  我慌乱地想抓住什么东西对抗那越来越近的“嗒、嗒”声,突然,那声音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一片寂静!
                 
  我缩在椅子上,动也不敢动。
  这时,我感到背后寒气逼人。
  我想回头,但是我的脖子僵住了。
  猛地,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我一下子回过身去。
  她就站在窗前,白衣如雪,长发飘逸,美丽一如昨夜。
  她的眼中是一抹冷冷淡淡的飘忽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想大叫一声,但是我的嗓子憋住了,发不出声音。
  她望着我,眼中的飘忽逐渐变淡,眼睛的颜色开始发红。
                 
  就在这时,我的手机响了。
  几乎同时,她倏地向后飘去,穿过封闭的窗户,消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我手忙脚乱地抓起手机:“喂?”
  “你怎么还不回家啊?”
  是妻子。
  “哦,”我松了口气,咽了口唾沫:“就回了。”
  说完,我几乎是冲出公司的。
                 
  第二天,我辞职了。
                 
  两个月后,听说公司新到的一个做策划的小女孩疯了,总是大叫有鬼。
  这件事是李姐告诉我的。
  她还说,最早,公司里有一个做策划的女孩子因为失****,在办公室给负心的情人的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后,自杀了。
  就死在办公室里。


  下一页:布娃娃之死
15267 
·布娃娃之死
·魔梦~
·一个法警在异乡客栈的一夜
·出、出现了!救命啊!
·豪宅鬼影
·小心,上网可别遇到“她”
·黑猫
·午夜公路—要喝血汤吗
·猫魂
·尸裂出的孩子
·女舍底厕的手纸
·红马甲
·广深高速公路之夜行车
·师大会开门的鬼
·永远的婴儿(21-27)
·永远的婴儿(16-20)
·听来的碟仙故事
·肉香
·BBS之****
·找脸!
·鬼碟
·那个座位不能坐!!
·千年魔咒
·镜子中的身影